30日 凌晨四点起来做航班五小时,回到了北京家里已经中午。泡上了一个澡,换了清爽的衣服,想让自己轻盈舒适些。到公司正在修缮装修的环境有些难以工作,硬着头皮完成了9月的工作。

9月应该完结了一些之前不切实际的项目,彻底完结,不再投入也不再思考,必须画一个句号。依旧履行了自己的责任,对承诺过的加以兑现。

连日的奔波有些身体的疲倦,而脑子还转着逻辑与那些根本被时间压的死死的进度。

身边的环境弥漫着过节的气氛,不由得让自己想起二十年前的今天,那个还在初中时候的自己,那个中国五十岁的生日,那个参与其中的一份子,那个不一样的天安门。那些与众多平凡的北京学生一起长久训练展示在99年10月1号的史无前例的广场花海。

又跳脱的去向这三年的自己,又悲伤的想想在美国损害的手机丢失的两年手机记录,还是要回到现实。一样的去实现了一步步的去兑现了自己的承诺。尽管真的很难。

想想那些自己拉黑的人,再想想那些把自己拉黑的人。想想那个固执又坚持的自己,又想想迷茫又纯情的自己。

有的路也许真的不是自己,但又不得不去走,只有在这条路上,去发挥自己的优势才能如人所愿,也能让自己的内心获得舒适,让自己轻盈。

自己应该养只宠物,这样内心深处的话可以讲给他听,我想宠物在某些时候会比人更单纯,或是更适合相处。

十月了,走在楼下,已经感觉到丝丝凉意了。